爱看阁 > 都市小说 > 疯了吧解剖课的大体老师是我女友 > 第二百三十章 全身疼,累累白骨墓

那种钻心的疼,从肚子开始迅速扩散到全身。
我们喝过汤药的三人捂着肚子直不起身。
站在旁边的老妇人只是淡淡一笑:
“忍一忍就好!”
师傅也点点头:
“是会很疼,药会逼出你们一身煞毒。
想要这种疼痛快速缓解。
可以通过吐纳运气,加速药力在身体中扩散。”
听完师傅的话,我们三人都没有犹豫。
这疼,痛得人浑身冒虚汗,都想这种痛快点过去。
纷纷盘膝坐在地上,开始通过吐纳和呼吸法,运转真气加快自身气的流动。
刚开始,呼吸节奏根本无法稳定。
刚吐纳一口气,就可能因为疼痛而中断。
连续尝试了许久,我们才渐渐的稳住了呼吸节奏。
五分钟的样子,我们虽然还能感觉到痛,可情况有所好转。
站在旁边的师傅和白云老妇人,则平静的看着我们。
白云老妇人,这个时候更是开口道:
“宋小子,这几个都是你徒弟?
天赋都很好啊!
这么快就能入定,比你以前的徒弟,可要好得多啊!”
我虽在吐纳,但也听到了白云老妇人的话。
师傅以前还有徒弟这个事,我之前有过猜测,但师傅从来没有对我说过。
师傅随即则回应道:
“只有这一个!”
“哦!也不错……”
白云老妇人和我师傅开始闲聊起来,都是一些不痛不痒的话题。
除了刚开始第一句,其余的我的不感兴趣,也没注意去听。
随着不断的吐纳,身体的疼痛逐渐减小。
体内的燥热感觉,也开始趋于平静。
等到身上的绞痛全都消失后,我才睁开了眼睛。
师傅见我睁眼:
“小姜,现在感觉怎么样?”
“好多了师傅!”
说话间,我掀起衣袖去看自己被毒蝗虫咬伤的位置,发现红肿已经全部消失就一个小结疤。
好似一切,都恢复到了正常。
师傅听我说好多了,也是松了口气。
紧接着,潘玲和毛敬也纷纷睁开了眼睛,他们和我一样。
全身的疼痛消失,潘玲肿胀的脸,现在一点都看不出红肿。
有的,只是一点被毒虫咬伤的小结疤。
二人都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,都惊喜的发出声音:
“好了,我们的身体好了!”
“多谢前辈赐药!”
毛敬还抱拳感谢了一句。
可这话音刚落,我却感觉一阵反胃。
肚子里似有一股热浪直冲口鼻。
“呕、呕……”
白云老妇人见我开始干呕,指了指一边的一个小门:
“吐外面!”
呕吐的感觉来得非常之快,甚至都没什么征兆。
我来不及回应,转身就往旁边的小门冲了过去。
“哐当”一声开了门,前面是一个小栏杆。
我趴在栏杆上,就是“呕呕呕”的吐了出来。
不仅把晚上吃的东西给吐了,还吐出一些粘稠的黑色呕吐物,恶臭异常。
我这边还没有吐完,毛敬和潘玲也纷纷冲了出来。
结果和我一样……
感觉胆汁,都快吐了出来。
好一会儿吐完,我才松了口气。
扶在栏杆上,往四周看去。
结果这一看,我人都麻了,因为在栏杆四周竟是累累白骨。
各种骨头一地,密密麻麻,非常之多。
甚至,还有三座用人头骨累积起来的白骨墓。
在白色的雾气之中,延伸到了雾气里。
不知道最里面,是不是还有这样的白雾墓堆。
白骨,这里为何有这么多?
我带着惊讶。
毛敬和潘玲,也缓了过来,看到正前方的地面出现这么多骨头,也很是惊讶。
“这地方,为何有这么多的白骨!”
潘玲发出疑问。
我深吸口气,开口回答:
“不知道,这地方本就不同寻常。等一会儿下去我问问师傅。”
看着四周的白骨,心里一跳一跳的。
我还没有一次性,见过这么多的白骨……
我们在外面休息了少许,这才转身进了屋。
回到屋里,我们发现老妇人拿着几条晾干的鼠尾,正在“咯吱咯吱”的咀嚼,一脸享受的样子。
师傅见我们回来又开口道:
“白云姐姐,那我们就不打扰你做生意了。”
老妇人摆了摆手:
“去吧!你们在屋里。我的客人都不敢进屋了!”
师傅没再说什么,只是对着我们使了个眼色,示意我们离开。
我们都看了一眼老妇人,然后快速的往屋外走去。
等我们来到大门口的时候,只见屋外这会儿竟然站着十几只鬼。
这些鬼全都无声无息的站在屋外,穿着各异,都那么冷冰冰的看着我们。
他们也不怕我们,只是抬头看着我们,没有声音没有呼吸。
苍白色的脸,加上那灰色的眼眸,给人很强的冰冷感。
师傅见我们愣神,又催促了一句:
“快走!”
我们这才急忙往前:
“请让一下!”
挡在门口的鬼,才往旁边退了一步,给我们留出一条离开的路径。
我们快速的通过,离开了这里。
等我们走后,这十几只鬼也陆陆续续的进入到了白云商店之中。
等走出三四十米,白云商店已经笼罩在了白雾之中,只能看到那个红色发亮的灯笼。
我们都松了口气。
师傅却催促着我们离开:
“走快点,这地方不适合我们待太久。”
虽有,我们加快了速度。
没一会儿,我们却在路中间,看到了一个大磨盘。
“这里怎么会有磨盘?刚才来的时候,没有啊!”
毛敬走在前面,突然开口。
我和潘玲也是一愣,来的时候的确没在路上见到磨盘。
师傅却一点不意外,还高兴道:
“见到这磨盘就对了,就怕见不到。现在右三圈左三圈,咱们就可以回去了。”
来时,我们见到的老松树。
左三圈右三圈,现在见到磨盘却要右三圈左三圈。
脑子里瞬间出现了一个想法,这地方莫非是一处虚幻之地吧?
师傅已经开始转圈。
我们跟着,也快速的跟着转。
很快的我们转完了六圈,师傅就带着我们继续往前走。
而越往前,周围的雾气就越薄。
和我们来时,截然相反和不同。
走了有二百米左右,我们四周已经没啥雾气。
来时的那一棵老松树,就在我们前面十米远的位置。
见到老松树,师傅这才停下长出口气道:
“终于出来了,烟瘾都犯了……”